首页
资讯
动态展会导购百科
网站
礼品家居服装纺织皮革制鞋专栏专题
关注
头条访谈评测政策新闻企业
有趣
风铃首饰盒手串花架拉杆箱项链毛衣链手链

蒲石柴窑,传承柴窑技法 手作汝瓷器物

http://www.gift.hc360.com2020年09月10日17:53T|T

    一件好的艺术品它是可以令你安静,而后深思,启迪智慧。从中获得一种生气,即鼓舞人心的情感能量,这是一种非常高层次的精神对话,不是只停留在表层外相的好看与否。

    静能生慧,看不见的智慧和看得见的物质,是空与色的关系。物质可以通过智慧产生,智慧可以从有形有像的物质中感悟。

    蒲石初衷是想做能令人心境平缓安静的瓷器。追逐的不是无限向外的工艺极    致,追逐的是无限向内的精神世界。

    追求“慢”的娴雅,器物气韵流淌,需静心可以体会。被它美好的质感熨平伤口,空灵的画面柔软逐渐僵硬的灵魂。

    世间万物都有时效性,衣服会过时,饭菜会馊,人亦有生老病死。唯有含有文化底蕴的器物,才可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在岁月长河的洗刷下越发厚重珍贵。

    

    蒲石不是纯粹的商人,不是唯利是图者。我们搭起的只是“器物情感”交换的桥梁,好的器物,附着人的情感,有着钟爱的能量,能引发观者的共情。为此,蒲石一直躬耕于手作器物,把自己内心的小小火苗,通过器物承载出去,希望收藏我们器物的朋友,把玩器物时,眼里也能升起小小的火焰,一直暖暖的,通达到心里。

    

    01〖文人画里寻修行〗

    小根老师算得上蒲石特聘画师了,虽然年纪轻轻,他对中国画在陶瓷上的表现艺术之痴迷,实属罕见。在这种浮躁的社会背景下,年长艺术家亦不乏沽名钓誉,其实难副之辈,能静下心钻研国画工笔的年轻人更加寥寥,学艺途中或天赋不佳,或心性不稳,有大成者凤毛麟角。艺术造诣这事,天赋是一部分,却也更加离不开一个“痴”字,小根老师多年前不远千里从湘赴景,醉心陶瓷绘画创作,看他作画,那感觉便是与众不同的静谧,神态上沉凝着对艺术的虔诚和尊重,落笔有神,目如朗星,他说:绘画是他修行的方式。你在他的作品里能体会另一番真实天地间的美和安静。

    

    执笔构图

    

    落款凝神

    

    饶有清趣

    直至小根老师后来与妻子王霞相遇,两人情投意合,又有着同样的艺术理想和静雅气质,他们很多时候,在创作之余,所喜之事不过焚香礼佛,登山望远,一日三餐也不过是几个素菜,却怡然自得,不怨不悔,因为他们夫妻两人,心里很纯粹,纯粹到能把心中所想流露于器物作品上,心如工画师,能画天地间。有时候,看着他们夫妻两个安静的作画,不禁会想:这世间纷扰万千,诱惑种种,又与他们夫妻何干呢?

    

    小根尤其擅长山水画作,有次王霞夸他画作境界又进步了,平日里不善言辞的小根老师,会心一笑,继而说道:

    “唉,我画的出山水万千,却画不出你眉目里的风景”

    

    02〖风火里坚守是男人的浪漫〗

    随着工业化的脚步,电窑和汽窑大行其道,传统柴窑已然式微,很简单的道理,现代人热衷于赚快钱,网络里也多充斥着一夜暴富的假神话,向来务实的匠人也被影响到了,烧柴窑的话,第一是成品率太低,无法大规模生产走量,第二是十分消磨人的心气神,不比借助科技之光的现代窑成品,柴窑的”继承者”们首要的入门条件就是要吃苦,要吃苦,要吃苦。要有点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倔脾气”,但这种倔脾气也是烧窑男人的浪漫,是真性情。

    

    柴窑和匣钵

    

    待烧匣中

    

    匣钵入窑

    

    汗流浃背的等候

    

    窑主亲    自把桩

    

    风火里的守望

    

    封窑砖

    为什么我们这么执着于要继承传统柴窑?

    汝瓷的最   为人称道的是它神仙般的质感,相对其他瓷种。汝瓷的质感是最   富有吸引力的特点,而柴窑恰好可以把汝瓷的质感发挥到极   致,这也就是蒲石要坚持的理由。

    传统柴窑烧出来的瓷器釉面含蓄,瓷质油润,这是其他任何窑都烧不出的特殊效果。原因有二:

    其一,源于松木柴,众所周知松木含有丰富的油脂,而松脂具有凛冽的清香,常被用在各种香水中,作为前调或中调的主香进行调香。松木柴作为柴窑的燃料,在烧制过程中,松脂可使窑内燃烧的火焰含油,提升陶瓷发色,对陶瓷起到滋润作用,使釉面油润。而这种在富含清新香气的油脂在烧制完成时,就已经永久地与瓷器融合为一体。在泡茶之时,器物凝结的芬芳气息被开水所唤醒,可增茶香。

    

    

    其二,在烧窑过程中,松柴、泥与火在柴窑的还原焰的高温氛围中有机物质和无机物质的交换循环,少量有机物混合在釉质表层。这种有机物具有很强的吸附性,可以将饮用水中的杂质剥离出来,软化水质,使茶汤入口更绵柔。

    

    传承古老的柴窑烧制技法,结合现代人审美和传统柴窑器物精髓之妙,同一窑能出各种发色和不同质感的作品,每一件都独  一  无   二,变化万千。

    

    

    

    蒲石柴窑生产团队里大都是一些汉子,是能吃苦,亦是满腔热忱的工匠,既有技艺卓绝的老师傅,也有正值青春的小伙子。拉胚,修胚,吹釉,烧制,每一步工序,汉子们都做的一丝不苟。窑主石骏和工匠们经常一起搬运泥料,天气太热,就打个赤膊。每一道工序,窑主都会亲    自把关,以求入窑烧制前万无一失。待器物入窑,石骏便和工匠们一起守着柴窑,披星戴月,以期无虞。虽有经验老到的把桩师傅,但柴窑的不可控性,可谓是“靠天吃饭”,只有把该做好的全都做好,才能静候佳音。窑主和伙伴们通常每次烧制都需要日夜守着柴窑烧足近30多小时,在1300度高温附近,寸步不离的把控,火舌冲天,不仅炙热难耐,让人汗如雨下,而且光亮灼刺双眼,让人不禁落泪。若非匠人真性情,有着对器物的珍爱和热忱,试问谁能数年如一日,坚守在这风火之畔呢?出窑后有“满盘皆输”的心酸,出窑也会有“色质俱佳”的狂喜,器物牵动着年轻匠人的悲喜,若非感同身受,寻常人难以理解为何匠人和柴窑器物如此“虐恋”?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绝伦的柴窑器物背后是匠人难以想象的付出,难以言表的痴情,难以彰显的浪漫情怀!

    

    一件好器物,是不忍释手间,把玩以终老。

    一个好窑口,是醉心汝瓷时,癖物至白首。

责任编辑:刘冰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